碳中和投资大爆发!从几十亿元到几千亿元

发布日期:2021-10-27 16:18
来源:环保圈
作者:伏波望族

      碳中和投资领域正在迎来大爆发。近日,在“2021年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科学技术年会”上,青域资本管理合伙人左林表示,以前节能环保领域每年的投资额大概只有几个亿到几十亿元,但今年的累计投资规模则已达到约2000亿-3000亿元的体量,热度惊人。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受碳达峰、碳中和政策力度的影响。当前多个部委、多个地方都纷纷出台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导致一级市场的碳中和投资空前活跃。这么多热钱进来,都会流向哪些领域?左林表示,他们主要会瞄准技术驱动的领域,希望从一个最早或是低谷的阶段,去介入相应的产业。

碳中和投资大爆发

      有关碳中和投资的最新一则新闻,是关于春华资本的。10月21日,春华资本宣布向绿色能源企业——远景科技集团投资6亿多美元。有媒体称,这是目前碳中和热潮中金额最高的一笔投资。据了解,碳中和已成为春华资本长期关注的投资主题,在该领域,春华资本此前已经投资过中国最大的消费锂电池企业——珠海冠宇,以及小鹏汽车、蔚来汽车等多家企业。不光是春华资本,碳中和领域如今已成为众多投资大佬关注的热土,仅今年上半年投资规模就创下历史新高。例如,2020年,高瓴成立专门的气候变化投资团队,并推出专项的绿色基金,那也是股权投资领域首支以绿色产业碳中和为投资主题的纯市场化投资基金。今年3月,红杉中国又与远景科技集团合作,共同成立了规模高达100亿元的碳中和技术基金。高瓴创始人张磊透露,在整个碳中和领域,高瓴的投资规模已经达到近500亿元。左林所在的青域资本成立于2002年,前身是叫“青云创投”,一直专注于节能环保和清洁技术领域的投资。左林本人也是从2007年开始就一直扎根这一领域,从事投资活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是比较孤独的投资机构,体量也不大,虽然从2010年到2013年曾经热闹过一段,但后来又比较冷了,市场上大的投资机构在这一领域的投资相对都比较少。”左林说。不过,最近这一年,左林发现,有关碳中和的投资热度已经高涨到了“非常惊人的阶段”。

      “我们算是这个行业的先锋,这半年里,我们接触过的,跟我们交流、准备做大的碳中和领域基金的企业非常多,国有的如中石油、中石化、中国人寿、三峡集团,私营的也有蚂蚁金服、华为、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等,累计上大家准备的投资金额和投资规模算下来已有2000亿-3000亿元的体量。”左林说。

       从过去每年只有几个亿到几十亿的投资额,到现在突然涌现出这么大的资金量,大家到底会投什么?左林非常好奇。而作为这一现象的注脚,官方对于碳中和领域投资规模的预估远比这大得多。今年7月,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部长在“全球财富管理论坛2021北京峰会”上曾经提到,据有关机构测算,实现中国碳中和目标,大体需136万亿人民币投入,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这136万亿规模中,肯定不可能全都依靠政府来完成,其中很大一部分要通过市场的渠道解决。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今年3月20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就表示,实现碳中和需要巨量投资,要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导金融体系提供所需要的投融资支持。

资本更青睐哪些企业?

      刚才说过,青域资本作为环保投资领域的先锋,很多新进入这一领域的基金都会去找他们请教投资思路,青域资本也会把他们的投资诀窍与这些后来者们分享。在“2021年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科学技术年会”上,左林也再次分享了他们的投资逻辑。他表示,碳中和投资,主要是两种驱动模式,一种是资产驱动,一种是技术驱动。资本驱动方面,政府和央企具有较大的优势。所以从创业投资或股权投资的角度来说,青域资本会跟央企、政府错位竞争,瞄准技术驱动的领域,在里面寻找可以投资的机会。根据他们的统计,整个低碳行业总共涉及7大类技术,分别是:储能技术、能效提升技术、电气化改造技术、节能技术、零碳电力技术、氢能技术,以及数字化技术等。其中,各项技术的发展都有其内在规律性,而资本最关注的则是这个技术在未来会不会迎来一个大的增长。一种增长是现在正处于“萌芽期”的技术,如传统电力灵活性改造、需求侧响应技术等。另一种增长是刚刚迈过“死亡谷”的技术,如现在的电化学储能技术、储能PCS等,这些技术前期已经经过了很长时间的验证,虽然至今仍然在产业化上有一些障碍,但未来大体上是有可能迈出“死亡谷”的,所以这些也是他们关注的重点。至于一些现在已经处于“峰顶”的技术,如建筑节能、风电、光伏等,因为已经成长到相对成熟的阶段,更多是依靠资本和产能框架的边际效应来驱动成长,所以左林他们比较关心的就是这些“峰顶”技术的替代性技术。“总之,我们总是谋求从一个最早的阶段,或者从一个低谷的阶段去介入相应的产业。”左林说。在工业环保领域,青域资本的投资逻辑是“推动工业体系的再造”。原来的节能环保行业很容易定位成狭义的末端治理,未来在低碳的大背景下,末端治理所占比重一定会越来越小,而整个压力会分散到材料替代、工艺替代、能源替代,以及先进制造技术等等,最后实现整个行业的“绿色再造”。“所以我们会关注各个行业,探讨这里边哪一块会有颠覆性的低碳效应,然后我们会重点关注行业的重大工艺革新,或者重大装备革新的机会。”左林说。从末端治理的角度讲,整个环保行业在低碳背景下其实都有一个颠覆性的机会。第一,精细化、专业化。未来环保行业一定会向体系内去延伸,而不是只在末端。例如资源化一定是在生产流程里,而不是放在末端再回头想办法。此外,生产流程的资源化应该是一个专业化的趋势,所以未来环保服务市场一定会出现很多专业化的服务商,比如化工行业会有专业的化工环保服务商,冶金行业会有专业的冶金环保服务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服务商什么工业都能干。“整个环保行业的趋势,一定是和工艺结合越来越紧,会有很多更精细化的工作,去和工艺紧密结合,既要保证生产的效率,又要保证低碳的结果。”左林说。第二,集中化、生态化。最典型的就是“退城入园”,现在所有排放大的企业都要退城入园,未来一定会形成一些大的产业基地,这些基地将形成更集中化、更大体量的规模,这样一来,以前一些并不主流的技术可能就会成为新的主流技术。第三,智能化、数据化。未来可能整个生产环境的控制,更多都是依靠数据化和物联网的手段来提升效率,从而更全面、全流程地掌握排放结果。至于投资的时间点,左林表示,节能环保行业的核心是社会价值主导,这个社会价值是“政府/监管机构-环境服务商-业主/排放主体”三方供需平衡的结果,而不是其他行业那样双方供需平衡的结果。一旦外围环境变化,比如政府投入更多补贴,打破了平衡的局面,就会出现“再平衡”的过程。所以,考核一个行业是否具有投资价值,第一就是看这个行业是不是正处于变化过程中,政府是否有更大的投入或政策,社会价值是否可以“再平衡”。如果连环境服务商都赚不到钱,那么这个行业就成长不起来。“只有随着政府投入、技术实施,可以实现再平衡的时候,才是外围投资人可以参与的时点,这就是我们投资的基本逻辑。”左林说。

分享到:
最新资讯
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