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发电怎么竞价上网?25亿元补贴央地怎么分担?细则来了

发布日期:2021-08-20 11:04

来源:中国环境

作者:中环报记者邓玥

      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了《完善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运行的实施方案》,确定了生物质发电项目补贴“以收定补”的原则,同时也预示着生物质发电项目竞价上网、补贴央地共同分担时代即将开启。

      不过,究竟怎么竞价上网?央地怎么分担补贴?细则来了。近日,三部委联合发布了《2021年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2021年生物质发电中央补贴资金总额为25亿元,高于去年同期15亿元。那么,这钱具体怎么分?

对生物质发电项目进行分类管理

    《方案》将生物质发电项目分为非竞争性项目和竞争性项目。非竞争性项目是指2020年12月31日之前已开工,且于2021年12月31日之前全部机组并网的生物质发电项目,而2021年1月1日(含)之后核准或开工的生物质发电项目为竞争性项目。

      央补总额25亿元中,用于非竞争配置项目的央补20亿元,用于竞争配置项目的央补5亿元。在竞争性项目中,考虑到不同类别项目发电成本差异较大,又将其分为农林生物质发电类项目(含沼气发电)和生活垃圾发电类项目,前者央补3 亿元,后者央补2 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要求,纳入2021年央补范围的竞争配置项目,应在2023年底前全部机组建成并网,实际并网时间每逾期一个季度,并网电价补贴降低 0.03 元/千瓦时。2020 年底前开工的非竞争配置项目,均须在2021年底前全部机组建成并网,逾期未并网的项目将取消非竞争配置补贴资格,按竞争性项目管理。

      生物质能产业分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具体地,非竞争性项目将根据年度项目补贴资金规模,按投运时间由先到后,逐个进入补助项目清单,直到当年非竞争性项目补贴额度用完。投运时间相同时,热电联产项目优先。以上同等条件下,装机容量小的项目优先;竞争性配置项目将根据电价退坡幅度,由高到底进行排序,逐个纳入年度建设管理方案,直到当年竞争性项目补贴额度用完。电价退坡幅度相同时,热电联产项目优先。以上同等条件下,装机容量小的项目优先。而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申报电价补贴的前置条件则是当地必须出台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

      补贴申报程序方面,非竞争性项目与现有申报项目补助清单程序相同,即项目申报→省级审核确认→项目复审→补贴清单公示和发布。竞争性项目与现有申报项目补助清单程序不同的是,项目申报复核后,由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按照竞争配置规则进行排序。具体步骤是项目申报→省级审核确认→项目复核排序→公布补贴名单。

补贴央地怎么分担?

      此前,《完善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运行的实施方案》指出,2020年9月11日前全部机组投运项目补贴由中央财政全额承担,之后(含2020年9月11日)投运项目由央地共同分担。

      本次《方案》首次启动中央和地方按一定比例分担电价补贴机制,考虑到不同地域经济发展差异,把全国分为西部(含东北)地区,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其中西部及东北地区包含内蒙古自治区、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海南省等16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中部地区包括河北、山西、安徽等7省,东部地区包含北京、天津、上海等8个省、直辖市。

      各地区补贴分担的比例不同,农林生物质发电及沼气发电项目西部及东北、中部和东部地区的中央补贴支持比例分别为80%、60%和40%,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地区中央补贴分别支持60%、40%和20%。

      为了保障补贴顺利发放,《方案》要求地方组织申报前应承诺落实生物质发电项目地方分担资金,未做出承诺省份的项目不能纳入中央补贴范围。后续每年将动态增加地方承担比例,减少中央财政分担比例,直到增量项目补贴全部由地方承担。

      事实上,央地分担比例将遵循“一增一减”的趋势,即竞争配置中央补贴规模逐年增加,中央财政分担比例逐年减少。预计在“十四五”末,中央分担部分将全部退出,新增生物质发电项目电价补贴由地方全额承担。

    《方案》指出,为进一步增强项目建设信息透明度,引导企业和社会资本理性投资,有关部门按月监测生物质发电投产并网信息,补贴额度达到当年中央补贴总额后,地方不再核准需要中央补贴资金的项目。

建议出台补贴到期后过渡支持政策

      生物质能产业分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方案》出台是为压实地方主体责任,科学合理分配2021年度新增生物质发电(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农林生物质发电和沼气发电)项目补贴额度,也是为落实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促进生物质发电高质量发展的又一重要举措。

      他认为,《方案》出台后,还需出台存量项目补贴到期后过渡性支持政策,“考虑到当前绿证交易市场还不成熟,生物质发电项目一旦失去电价补贴支持,将面临停运风险。一方面希望中央财政补贴到期后,由省级政策出台支持政策保证项目持续发展;另一方面希望价格部门保留生物质发电原有标杆电价,各省通过疏导电价矛盾或竞价上网,解决生物质电价高出当地燃煤基准上网电价部分,直到绿证交易市场成熟。”

      同时,他建议进一步加大生物质发电转型热电联产支持力度:一是鼓励生物质发电项目多供热(冷),少发电,对达到一定热电比的热电联产项目,给予优先发放补贴奖励。二是生物质发电企业在建设配套热力管网时,国家或地方政府给予一定的贴息支持。

   “另外,希望能建立有机废弃物有偿处理机制,拓宽地方资金来源。”这位负责人表示,一是建立普惠制有机废弃物处理收费制度。按照“谁产生谁付费,谁污染谁付费”原则,逐步建立对畜禽粪污、餐厨垃圾、以及其它有机废弃物处理收费机制。二是地方政府设立废弃物处理公共预算资金,对处理农业、林业废弃物,生活垃圾的企业进行适当的补助,落实地方治理环境责任,缓解中央补贴资金压力。三是对于欠发达地区,中央采用转移支付方式进行支持。

分享到:
最新资讯
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