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从制度层面破解“两山”转化的瓶颈制约

发布日期:2021-05-27 10:00

来源:中国环境APP

      “要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让保护修复生态环境获得合理回报,让破坏生态环境付出相应代价。”4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就在会议召开前几天,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是首个将“两山”理论落实到制度安排和实践操作层面的纲领性文件。

“1个总体要求+6个机制”的总体框架

      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核心要义就是从制度层面破解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瓶颈制约,建立生态环境保护者受益、使用者付费、破坏者赔偿的利益导向机制,引导和倒逼形成绿色发展方式、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实现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协同推进。

      早在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强调指出,要积极探索推广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路径,选择具备条件的地区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探索政府主导、企业和社会各界参与、市场化运作、可持续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两年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再次指出,要加快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

      此次颁布的《意见》,旨在加快推动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走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意见》共7个部分23条,总体框架为“1个总体要求+6个机制”,构成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四梁八柱”。

      “1个总体要求”,即明确了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指导思想、工作原则、战略取向,并提出了到2025年和2035年的主要目标。

     《意见》指出,到2025年,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制度框架初步形成,比较科学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初步建立,生态保护补偿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政策制度逐步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政府考核评估机制初步形成,生态产品“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等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保护生态环境的利益导向机制基本形成,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能力明显增强。到2035年,完善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全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生态文明建设新模式全面形成,广泛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为基本实现美丽中国建设目标提供有力支撑。

      “6个机制”,即建立生态产品调查监测机制、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评价机制、健全生态产品经营开发机制、健全生态产品保护补偿机制、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保障机制、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推进机制。

      《意见》在诸多方面呈现出亮点。比如,在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评价机制方面,为了解决当前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不受认可”“不接地气”的矛盾问题,《意见》创新性提出了针对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不同路径,探索构建行政区域单元生态产品总值和特定地域单元生态产品价值的两套评价体系。

“五维协同”系统推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

      “从实践层面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方式仍存在系统性、整体性欠缺的问题。”重庆财经学院罗胤晨副教授团队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些地区尽管拥有丰沛的生态资源,却没有很好地运用必要的现代技术或衔接市场供需主体,造成资源价值显化不足、转化渠道梗阻,仍停留于绿水青山只是绿水青山的状态。

      如何推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罗胤晨团队认为,要树立“五维协同”系统观念,即从资源维度来看,应系统摸清生态资源家底,掌握所在地域有什么;从主体维度来看,应系统理清生态产品推手,明确参与主体有哪些;从技术维度来看,应系统掌握生态产品有哪些助力,明晰现代技术有何用;从链条维度来看,应系统理顺生态产品网络,洞悉产品链条有多少;从空间维度来看,应系统整合生态资源区位,审视跨区域协同程度几何。

      “系统摸清生态资源家底,是推进生态资源转化为生态要素,再转化为生态资产、生态资本和生态产品的关键前提。”罗胤晨团队告诉记者,生态产品具有显著的公共产品特性,要使公共产品进行有效的市场交易,需要清晰界定生态资源或要素的产权,并对其经济价值进行评估与核算,这就要进一步明确衔接好生态资源经营开发的资源主体、供给主体、投资主体、需求主体、核算主体和评价主体等核心行动者。

      不过,在罗胤晨团队看来,生态资源的最终价值增值与产品落地转化,有赖于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本、资本变产品过程中所涌现的技术链、资金链、人才链、供应链、创新链和价值链,通过各链条环节的连接互动、协同配合,构建形成“六链融合”的生态产品集群网络体系。“这个网络的紧密度和复杂度,将从侧面反映出生态产品的弹性与韧性,也可预见生态产品价值的衍生性、多样性和可持续性。”

      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和全新的改革任务,需要试点先行、示范推广。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就《意见》答记者问时指出,鼓励借鉴浙江“丽水山耕”、江西抚州“赣抚农品”、福建南平“武夷山水”等做法,着力打造特色鲜明的生态产品区域公用品牌,提升生态产品增值溢价。

      为有序推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工作,《意见》专门单设一章,提出了加强组织领导、推进试点示范、强化智力支撑、推动督促落实等保障措施。

分享到:
最新资讯
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