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导航

环保业务年入超百亿的葛洲坝或将退市,讲讲葛洲坝的故事

发布日期:2020-11-09 09:39

来源:中国环境

作者:李佳男

      有着央企光环加身的另一个企业的“A+H”梦想进展颇为顺利,这就是正在港股上市的“中国能源建设”。

      10月28日,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葛洲坝)发布的间接控股股东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换股吸收合并预案,重组完成后,中国能建将回A完成整体上市,并成为A+H上市公司,葛洲坝将终止上市。这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启程后,首个央企上市公司吸并重组的案例。

      两家超千亿资产规模公司的合并运作自然能够荡起不小的市场涟漪,而这其中更需要我们关注的还是葛洲坝的环保产业发展路径。

三峡功臣进军环保产业始末

      11月1日,水利部、发改委公布,三峡工程日前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根据验收结论,三峡工程建设任务全部完成。这项从1993年1月开始施工准备,1997年开工建设的工程,由葛洲坝参与修建的工程量占65%。

      近年来,葛洲坝的经营方向从单一的水利水电业务,扩展到环保、建筑、装备制造、基础设施投资与运营、房地产、水泥等领域。其中,在环保领域的“兴衰史”,也多少暗含了某一个时期内的产业的变化。

      在葛洲坝2020年半年报和三季度报告中,均未查询到公司环保板块的具体营收情况和这一业务的营收占比情况,这一情景与几年前相比却完全两样。

2013年,葛洲坝开始积极探索转型升级,在环保业务上的布局正是从这一年开始。

      在2013年年度报告中提到,公司将进军节能环保新兴产业,积极拓展新兴领域,抢占市场先机,加快转型升级。这一年,葛洲坝通过引入战略合作者、与行业技术先进者合作等方式,进入分布式能源、水务处理、节能环保、矿渣利用等新兴产业。

      另外还提出,将“利用水泥窑协同垃圾处理技术,为企业获得新的商机和经济增长点。 ”

      2014年,中国葛洲坝集团绿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园科技”)成立,由葛洲坝100%控股。根据当年年报,公司确立了包括绿园科技在内,加上中国葛洲坝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葛洲坝集团水泥有限公司、葛洲坝能源重工有限公司3家子公司作为新兴业务的发展平台,通过“四轮驱动”,立志于打造具备全产业链优势的“葛洲坝环保”业务板块。

      当年12月,葛洲坝集团水泥有限公司斥资6600万元并购湖北中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入污水、污泥处理行业。同月,该公司又控股70%与中材国际环境工程(北京)有限公司共同出资 5000 万元,成立葛洲坝中材洁新(武汉)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主要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城市生活垃圾系统集成及工程化应用技术,开展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等固废处理业务。

      这一年,葛洲坝的环保产业规划已现雏形。

      在2015年的年度报告中,葛洲坝已经将环保业务描述为“公司可持续发展的支柱”。报告提及,公司控股的老河口水泥公司首条生活垃圾处理示范线已成功投入运行,全年累计处置生活垃圾 12640 吨。

      另外,在再生资源加工、污土污泥处理、新型道路材料领域也取得颇多建树。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年,葛洲坝环嘉(大连)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嘉再生”)成立,由绿园科技控股55%。该公司专注于再生资源回收业务。

      2016年,葛洲坝环保步伐再度加快,与之相伴的是高调宣布将成为“PPP模式”参与者。

      根据当年年报,环嘉再生设立了 6 家分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123.40 亿元,利润 3.22 亿元。

      在污水、污泥处理业务方面,报告期内,旗下葛洲坝中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约荆门市竹皮河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项目、唐山丰南海泥固化项目等优质项目,项目合同总价分别为7.5 亿元和6 亿元。

      报告期内,环保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138.73 亿元,同比增长 111.49%,实现利润 3.85 亿元、同比增长 176.88%。

      同时,“PPP”也成为葛洲坝2016年的关键词,在年度报告第一节,葛洲坝开场就用“我们是PPP业务的行业先锋”来为自己定位,而其取得的成绩也表明了所言非虚。

      年报显示,公司国际国内建筑业务通过大力开展 PPP、EPC、工程总承包等高端业务,成功签约 19 个PPP项目,合同金额 719.26 亿元,占公司国内市场签约额的 50.28%。环保板块,也通过PPP方式获取海口、荆门、温岭、通州等水务项目的投资建设和运营管理权。

      之后的2017年,可以说是葛洲坝环保产业发展的最高光时刻。

      在这一年年报中,葛洲坝不仅将环保业务放在了公司业务介绍的首位,在开卷的股东致辞中,还全文总结了在环保领域的成绩。

    “从零开始,打造一个百亿级环保产业集群,仅用时五年,我们做到了。”写下这样的豪言壮语,足见当时的信心。

      根据年报,2017年葛洲坝再生资源年综合处理能力达 920 多万吨,囊括废钢、废纸、废塑料、废有色金属、废玻璃、废旧汽车拆解等,加工分拣后的种类达 1000 余种。

      首个再生资源循环经济示范园项目——淮安项目已进入生产阶段,高品质塑料瓶片年产量 1.7 万吨,预计 2018 年中期全面投产;老河口、淇县、广平、怀远等再生资源园区建设也在稳步推进。

      在环卫业务上,2018 年初,公司控股设立葛洲坝京环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环境卫生工程集团公司合作,打造固废全口径处置利用平台。

      水环境治理方面,通过并购尧润环保,不仅开拓了污水处理市场,并为自己贴上了“雄安概念”的标签。

      报告期内,老河口示范线处理垃圾 8.71 万吨;新建了松滋、宜城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危废示范线项目,新增垃圾处理能力 25 万吨/年。

      2017年度,葛洲坝公司环保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266.82 亿元,同比增长 60.13%;实现利润总额 7.91亿元,同比增长 56.94%。

      只是,这样的光辉时刻,或许此后也无缘得见了。

光景不在,暴露内控隐忧

      在葛洲坝2018年年度报告中,环保业务持续推进,如老河口、松滋、宜城 3 条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生产线正常运营,处理总能力达1300吨/日;全年水泥窑协同处置业务处置生活垃圾、污染土、一般固废 24.38 万吨。

      但是,环保业务的营业收入已经停止增长,出现拐点。根据年报,公司在环保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194.29 亿元,同比下降 27.09%。

      环保业务板块中,绿园科技亏损额为1.78亿元;葛洲坝京环科技有限公司亏损1747.3万元。

      2019年,葛洲坝的环保业务营业收入进一步下降至131.82亿元,同比降幅达32.15%。在其主要二级子公司分析中,涉及“环保业务”的共有两家公司,分别为绿园科技和中国葛洲坝集团生态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均为亏损状态,亏损额分别为9亿元和2381.9万元。

      仅一年时间,绿园科技亏损额度从2018年的1.78亿上升到9亿元,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或许在今年4月28日,葛洲坝发布的《关于 2019 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工作函的回复公告》(以下简称《公告》)中找到答案。

      在此公告中,纰漏造成绿环科技亏损的原因主要在于其持股55%的环嘉再生,后者2019年亏损13.16亿元,主要原因包括有有色金属及再生PET等市场价格持续下降,经营成本上升;是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业务经营质量不高和坏账等原因。

      公告中还提及,2019 年,环嘉再生部分相关人员接受调查,致使部分预付款可能覆水难收。

      2019年5月和6月,环嘉再生原董事长陈熹、董事兼总经理及环嘉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王金平因职务违法问题分别被武汉市监察委员会和武汉市青山区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并随即被武汉市监委和武汉市青山区监委分别下发留置通知书:被调查人陈熹因涉嫌职务违法、王金平因涉嫌违法犯罪,分别自2019年5月17日和2019年6月14日起被实施留置。同样被武汉监察机关留置的还有葛洲坝环嘉抚顺分公司总经理、负责人张德军。

      其实,环嘉再生的管理漏洞不止于此。

      今年2月25日,环嘉再生一位纸品事业部副经理被指控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葛洲坝环嘉585.56万元,构成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高层和基层管理都涉嫌严重违法行为,可见企业的管理状况确实存在着不小的问题。

      在2019年,还有一个消息值得注意。

      2019年2月22日,葛洲坝发布公告宣布,将撤销PPP事业部,将PPP项目管理职能移交至生产管理部和其他管理部门。

      遥想在2016年年报中对PPP模式的高度推崇,这样的动作,无疑引起业内关注。有分析认为,葛洲坝在进入环保产业的5年间,高举高打,投入重金在企业并购和技术整合上,即使是央企也难免会出现弹药短缺。未来的发展方向,还是将手中订单尽快变现,才能维持企业的良性运营。

      从2018年开始,早期迅速扩张PPP布局,摊子太大而难以为继的案例不在少数。葛洲坝收缩防线,聚焦存量和现金流的意图能够说得过去。

      根据上文《公告》,葛洲坝2019年环保行业板块营业收入131.82亿元,毛利率-3.45%,营收同比下滑32.15%。

      随着中国能建“母食子”进程结束并实现“A+H”上市目标,葛洲坝这个带着荣耀和争议的名字将走入历史。5年发展营收过百亿,葛洲坝在环保产业中依然拥有重要意义。但也应该清醒的看到,即使拥有央企光环加身,不注重内部管理和风险管控问题同样能够造成致命伤害。

      一路走来,葛洲坝的环保进程与国家的产业布局紧密相随,又由于市场、内控等原因遭遇了不小的问题,成为我们研究环保行业的生动案例。

      当前,环保产业的整合力度不减,11月3日,长三角生态环保产业链联盟在江苏盐城举行启动仪式,江苏省环保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电气环保集团、浙江省环保集团有限公司、安徽环境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江苏盐城环保科技城5家单位成为联盟首批成员单位。

      资本市场上,三峡系一路高歌猛进、势头迅猛。

      可以想见,葛洲坝的环保之路还会走下去,只不过交给中国能建完成了。在当前的“大势”之下,中国能建的环保之路有怎样的发展,又将是另一个故事了。

分享到: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