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导航

深度分析:新固废法暗藏多少商机?

发布日期:2020-05-21 10:43

来源:清气团

     先说说整体方面,固废问题,是水气土声渣所有环境污染治理的终点,也是最难搞掂的问题。大气、水和土地的污染物,其净化过程实际都是过滤过程,而过滤后的产物,就变成了固废。

      同时,地球上的所有人,所有生物,所有工商企业,所有政府机构,都在或多或少地产生固废,产生方式非常分散,需要耗费大量运输力量和人力去搜索和收集,控制其产生量、做好无害化处理的难度较大。而大气和水的污染排放,则相对更集中,更有迹可循,控制和无害化处理的水平相对容易。

      首版固废法于1996年实施,在2016年进行了修订,修订的条款较少,滞后于当前轰轰烈烈的环境治理形势,尤其无法跟上“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杆大旗所蕴含的环境治理要求和环境保护愿景。

      所以,在2018年,紧锣密鼓对大气法和水法进行快速修订后。时隔两个年头,固废法的修订,才姗姗而来,这也说明修法者的慎重考虑和扎实调研。

      新固废法的修订,几乎是对原固废法的重写,几乎囊括了生态环境部十几年来,在固废治理领域,所制定的相关部门规章、办法、通知等各种文件的精华内容。

      新法比老法,篇幅和字数大增,老法为六章91条,一万一千三百八十字,新法则扩充为九章126条,一万八千一百三十字。

      多出来的六千七百五十字,几乎会让整个环境部门的工作翻番,也让所有与固废相关的部门、行业,乃至全国人民,都要动起来。

      固废处理行业,也是我国相关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和分类管理体系相对薄弱的环节,新法的出台,势必将推进相关领域建设和规划工作的提速,相关资金和预算倾斜度也会逐渐加大,其中蕴藏的商机,丰富且充满诱惑。

      从先整体,后细部的方式,详细解读新固废法带来的各种新变化,尤其是其中蕴含的新商机。

      从整体来分析,新固废法,在部门、地方、政企的权责上,有大幅强化和细化,也将垃圾分类、公众参与等与群众动员、全民参与息息相关的工作,摆到了非常高的程度。

首先,新固废法,让生态环境部门,在固废处理的统管监督的作用和统管地位,有了大幅提升,隐隐有“六部之首”的感觉,也细化了各个相关行政部门的责任。

      老法中,仅要求国务院和地方各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的监督管理工作。新法则细化到第一次明确落实到人到岗,与之前的模糊处理语焉不详,有巨大进步。

      新法首次明确,发展改革、工业和信息化、自然资源、住房城乡建设、交通运输、农业农村、商务、卫生健康、海关等主管部门,都要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的监督管理工作。同时,地方政府则是当地固废治理的第一责任单位,相关工作的成绩,也将成为政绩考核的重要硬指标。

第二,强化了地方政府的固废监督管理职能,并要求地方纳入国民经济运行规划,并进行严格的总量控制和产生量削减。

      老法中,对于地方政府的职能要求,仅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和其他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工作的监督管理部门,有权依据各自的职责对管辖范围内与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有关的单位进行现场检查。

      新法中,在醒目的位置,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并采取有效措施减少固体废物的产生量、促进固体废物的综合利用、降低固体废物的危害性,最大限度降低固体废物填埋量。

      纳入规划,意味着固废防治的工作,将成为县级以上政府的常规工作,地位与经济、教育、扶贫等工作齐平,要从一开始就注重固废控制工作,从年初工作规划和财务预算开始,就要把固废防治费用和人力物力编制留足。而不是向以往那样,固废工作放在次级任务上,有空才去考虑,出了问题才去检查,有了大问题,才到处腾挪经费开展治理。

      同时,新法对相关垃圾分类和各种固废处置设施的建设,对地方政府有了明确需求,也可能带来较大了规模的固废基础设施建设需求。

第三,垃圾分类成为顶层国策,有了法律依据。新法总则第六条,国家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制度。生活垃圾分类坚持政府推动、全民参与、城乡统筹、因地制宜、简便易行的原则。

      用突出位置将垃圾分类以法条化形式固化下来,意味着垃圾分类再也不是一阵风或是短暂的临时性任务,也不在是让部分基层老百姓表演剩饭剩菜单独扔的作秀活动,而是要成为引导全国整体性固体废弃物治理的最高指导原则。

      垃圾分类既要在社区实现,也要在企业、商业、学校、银行,乃至军营里实现。垃圾分类不再是前端简单干湿分离,而是要让各行各业都要对自己产生的垃圾,有清晰的分类认识。既要前端清晰分类,中后端也要实现成体系的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

      新法中,也对地方政府加强相关垃圾分类前中后端的各种建设,提出了明确要求,这也为广大固废企业、环卫企业、固废相关工程单位,提供了市场拓展的契机。

第四、对于相关标准制定等顶层设计工作,做了分工和细化,再也不是环保一肩挑,分担了环保的压力,也让各分管部门更深入的参与到固废治理的工作中去,将有效避免标准制定与实际执行出现较大矛盾的情况出现。

      老法中,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根据国家环境质量标准和国家经济、技术条件,制定国家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技术标准。

      新法中,标准制定,将由环境部门和标准制定部门分工合作,共同完成。

      其中,国务院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应当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根据国家环境质量标准和国家经济、技术条件,制定固体废物鉴别标准、鉴别程序和国家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技术标准。

      国务院标准化主管部门应当会同国务院发展改革、工业和信息化、生态环境、农业农村等主管部门,制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标准。

      这也将环境部门与其他部门,在固废防治上的分工进一步细化,环境部门主要负责管理对环境有较强污染隐患的固废,着重开展无害化方面的引导和治理工作,而发改、工信、农业等与经济发展相关的部门,则重点关注无污染或污染危害较轻的固废,着重开展循环利用的工作。

      不过,相关固废是否有污染,则还是由环境部门制定的标准说了算,这也让曾经不同部门对部分固废是否有污染,资源化优先还是无害化优先的争论,有了一个最终排定和拍板的负责单位。

第五,对于固废的产废和流转处置等信息监控,有了进一步升级,将极大解决固废底数不清,去向不明,重新流入非法处理单元,带来二次污染的窘境。

      旧版中,要求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建立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监测制度,制定统一的监测规范,并会同有关部门组织监测网络。大、中城市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定期发布固体废物的种类、产生量、处置状况等信息。

      新版要求,国务院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应当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建立全国危险废物等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信息平台,推进固体废物收集、转移、处置等全过程监控和信息化追溯。

      这相当于,把相关信息的收集汇总和发布工作,强化至环境部门统管,地方政府再也不能因缺乏上级强制力,而以各种理由推诿信息的收集和发布。

第六,对举报者权益和举报途径与处理方法,有了明确保护,对于鼓励公众参与,全民防控,群防群治,真正产生了促进作用,也极大的缓解了生态环境部门的执法压力,也能让生态环境局少背点其他部门的黑锅。

      老法中没有对举报者权益任何保护条款设定。

      新法中,则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对造成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的单位和个人进行举报。

      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和其他负有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应当将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举报方式向社会公布,方便公众举报。

      接到举报的部门应当及时处理并对举报人的相关信息予以保密;对实名举报并查证属实的,给予奖励。

      举报人举报所在单位的,该单位不得以解除、变更劳动合同或者其他方式对举报人进行打击报。

      这也必将形成更踊跃的固废治理群防群治氛围,走好群众路线、发动好人民群众,将成为此轮固废治理的重要抓手。

      而人民群众的自觉监督,一旦增强,也会给地方政府开展固废治理更大的舆论压力和提升动力,也进一步强化固废处理市场的优胜劣汰,能力强态度好的固废企业,能够进一步脱颖而出。

第七,对于向人民群众普及和教育固废知识,提升群众参与积极性,新版有了更大幅度的规定。并着重明确了教育部门和媒体机构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公众、普及、教育、等词汇出现率大为提高,媒体,开放等词也首次出现。

      如,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和新闻媒体应当加强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宣传教育和科学普及,增强公众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意识。

      学校应当开展生活垃圾分类以及其他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知识普及和教育。

第八,对于固废处置的信息公开和行政透明的工作要求,也大为提升。

      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应当会同住房城乡建设、农业农村、卫生健康等主管部门,定期向社会发布固体废物的种类、产生量、处置能力、利用处置状况等信息。

      产生、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应当依法及时公开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信息,主动接受社会监督。

      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应当依法向公众开放设施、场所,提高公众环境保护意识和参与程度。

第九,对于原有笼统的固废防治“一勺烩”措施,细分为对工业固废、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农业垃圾、危废等细分行业垃圾的具体防控措施,而以往身处治理盲区的的旅游垃圾、农贸市场、电子垃圾、汽车废弃物、城镇污水厂污泥、快递垃圾等,更是首次出现在防治要求范围内。

第十,对于一次性用品的减量化,有了明确的强制性要求,并首次要求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要主动带头,实现垃圾减量。

      如,国家依法禁止、限制生产、销售和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制品。

商品零售场所开办单位、电子商务平台企业和快递企业、外卖企业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商务、邮政等主管部门报告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回收情况。

      国家鼓励和引导减少使用、积极回收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制品,推广应用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的替代产品。旅游、住宿等行业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推行不主动提供一次性用品。

      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等的办公场所应当使用有利于保护环境的产品、设备和设施,减少使用一次性办公用品。

分享到: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