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导航

丁香 玉兰 二月兰

发布日期:2020-04-28 15:38

许是好静的缘故,加之老辈人喜欢侍弄花草,自打懂事起,我就视各种植物为自己的好朋友,它们虽然不言不语——偶尔被风吹到才会发出一点声响,存在感却是那么的强烈。我对它们很着迷,是那种带着些许敬畏的着迷,以至于它们日日夜夜长在我心里,给我安慰、给我力量,让我这个第一代的独生子女,在少年时代并不觉得孤单;在长大成人以后,亦未沾染浮躁之气。

  年纪稍长,因对父亲画画耳濡目染,我开始尝试着给小伙伴们“造像”:院子里的芍药、无花果、木槿、茑萝、月季、射干、菖蒲、紫茉莉、枸杞、蜡梅、银杏等,都曾是我忠实的“模特”。我边画边想:这辈子我一定要画许多植物,画它们的春夏秋冬,画它们的枯荣成败,画它们的喜怒哀乐……然后和大家分享,让大家都像爱自己那样去爱植物。

  春天如约而至,北京的赏花之旅于四月开启。在北京,可看的花不少,我印象最深的是丁香、玉兰和二月兰,这三种都是原产于中国、遍布南北的本土植物。四月到五月,丁香、玉兰和二月兰前后脚开放,它们的花期重叠,都是早春挑大梁的典型时花。从仪态上来看,柔美的丁香、典雅的玉兰和秀气的二月兰,由平原到山野,展现着它们各自的美丽容颜。

  从《诗经》到《楚辞》,从《齐民要术》到《洛阳花木记》、《草花谱》,从《本草纲目》到《红楼梦》,均描绘了精彩纷呈的花花世界,丁香、玉兰和二月兰不仅真实地伴我们左右,还或诗意或神奇地栖居在我们历史、文化的血脉中。作为驯化繁殖的花木,玉兰在秦汉时期就已是名木,而丁香也有超越千年的培育史。在2010年版的《中国名花鉴赏》(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陈裕等编著)一书中,可以看到野生丁香和野生玉兰在中国内陆的大致分布:野生丁香分布在北起黑龙江,南到云南,东自吉林和辽宁,西至川藏及西北的海拔八百米至三千八百米的山地;野生玉兰分布在今江西庐山、安徽天柱山、浙江天目山、贵州雷公山、湖南骑田岭、湖北神农架等人迹罕至之地,除了少数业内人士能眼见为实,我们只能凭借网络和印刷品来想象它们的天姿。

  玉兰是木兰科落叶乔木,别名木兰、白玉兰、望春花、玉兰花、玉树、望春、应春花、玉堂春、女郎花等。它的另一个名字“辛夷”却鲜为人知,这个名字在很多时候用来代指紫玉兰,但又不独指紫玉兰,有时白玉兰也用此名。《楚辞》和之后的文献中,皆可觅其别名踪影,如《楚辞·九歌·湘夫人》中的“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杜甫《逼仄行赠毕曜》中的“辛夷始花亦已落,况我与子非壮年”,王安石《乌塘》中的“试问春风何处好?辛夷如雪柘冈西”。

  丁香别名百结、情客、紫丁香、丁子香、鸡舌香、如宇香、百里馨等。如果在中药房长相相似的药柜抽屉中,细心检索一遍那些美丽的楷体字,会发现作为药材的丁香还叫丁香,玉兰却称辛夷。在药房里被称为辛夷的玉兰花苞,还是北京民间工艺“毛猴”的制作材料,“毛猴”的身子,就是用玉兰花苞——那经冬不凋,看似有些淘气,在冬天也悄然生长的毛茸茸的花苞制成的。

  二月兰别名诸葛菜、菜子花、紫金草等。传说当年诸葛亮曾将二月兰的嫩芽作为将士们的果腹之物,用以解决粮草之急,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二月兰和丁香、玉兰或单棵或簇生不同,它一大片一大片地占据人们的视野,虽说是草本,豪气不输灌木和乔木。

  在我住的小区院子里,楼前楼后满是紫丁香,十几年来,它们愉快地疯长,一路欢歌。不知是借风传播,还是人工撒种,小区的紫丁香下长满了二月兰,一到四五月,灌木的紫丁香与草本的二月兰一个花开满枝,羞答答地垂头;一个花叶亭亭,迎风招展。它们紫紫辉映,树上树下连成一体,状若团团紫色云雾。细看那二月兰的花瓣与花型,与丁香颇有几分相似,颜色也是深紫、浅紫或两者的过渡,真应了“晚堕兰麝中,休怀粉身念”的诗境。只是这里的兰,并非诗中风雅天香的兰花,而是寻常百姓身边的二月兰,少了几许和寡,多了些活泼泼的地气和人气。

  最早对玉兰的印象,是小学三年级去莒州大伯家,县政府礼堂院里有十几棵二十多年树龄的白玉兰。其时已是夏季,或许因为雨水、光照充足的缘故,白玉兰再度绽放,虽说没有春花茂盛,但还是一朵朵白晃晃地闪耀在叶间。不知什么原因,那时的我觉得跟它们很熟悉,似能推想它们在春天里一树繁花的状貌。要说最震撼我的,还是全国政协礼堂院子里那几棵高低仰合的玉兰,树的姿态雍容婀娜,盛花期时满树都是雪白的花,没有一片绿叶,还有几枝欲飞身墙外……那是几年前的一个春天,我坐在出租车里偶然路过政协礼堂,不经意地扭头一瞥,竟撞上了心中对白玉兰最贴切的期待。在此之前,我最熟悉的是大学图书馆外几棵四十多年树龄的玉兰树,但它们过于雄壮,贴着楼体全然向上,每年花季开花,树体呈巨大的锥形;我也慕名拜访过的潭柘寺中已有四百年树龄的两棵明代“二乔”双色玉兰,自觉有些喧闹。

  想着花的好,一时起了贪念:这些好看的花好不好吃呢?带着好奇心,我上网搜索玉兰花的食用方法,竟找到了玉兰饼、玉兰花蒸糕、玉兰花熘肉片、玉兰花沙拉、玉兰花素什锦、玉兰花米粥、玉兰花蛋羹……这一长串食单,真是秀色可餐呀!玉兰、丁香的花蕾、花朵、种子、树皮不仅是香料、食材,还可以药用,玉兰花蕾入药最大的功效是祛风散寒、通鼻窍,丁香树皮和叶片入药则能驱虫、清热、解毒、利湿,二月兰也是食用、药用功能俱全。

  不仅外表美丽,还有诱人的味道与药用价值,如此看来,丁香、玉兰和二月兰不仅为我们带来了春的讯息,更带来了美与健康,是我们忠实的好伙伴。

分享到: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