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导航

医疗废物猛增没法处理?我们调研了全中国在用的多种方案

发布日期:2020-02-17 11:11

来源:中国环境新闻

作者:童克难 李玲玉 李欣

      17年前的非典战役中,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紧急研发的“应急医疗垃圾焚烧设备”,成功应用在北京小汤山医院的医疗废物处置工作中。17年后,技术更迭2.0版本的8套集成式应急处置设备,将再次从南京起航,驰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最严重的武汉,为缓解其医疗垃圾处置压力再接再厉。

      这几天,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科技处副处长张胜田异常忙碌。一周内完成人员组织,设备改造和驰援对接,2月15日,他和12名战友将带首批3套应急处置设备共赴阻击疫情的最前线——武汉市“方舱医院”,预计17日将形成日处理10吨医疗垃圾的能力。一周内,和后续7套设备将形成日处理24吨医疗垃圾的能力,将至少能解决1.2万张床位的医疗垃圾处理。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牵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疫情期间,防护服、口罩等一次性医疗器械的产生量也急剧增加。应急状态下,如何筑牢疫情防控的“第二道防线”,快速增加处理处置能力,安全合理有序地处置医疗废物,是对所有从业者的考验。已有的应急处理处置办法是否得当,还有其他更好的解决方案吗?在疫情一线,是否可以为其他地区提供范本也值得讨论。                                                    

   

即将前往武汉的医疗垃圾处理处置方舱

                                                                  新老战士共赴前线 就近处置是第一选择

       根据新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控制需要,武汉市对患者按病情程度实施分流。截至2月13日,已投入使用10家“方舱医院”用于收治症状较轻的患者。为使医院全流程隔绝病毒传播,亟待要配备的是可移动式医疗垃圾应急处理处置装置系统。

    “便携式、可移动是首选。”参与过5.12地震调研和“3·21”响水爆炸环境应急处置工作的张胜田研究员有着丰富的经验。“无论是废水还是医疗废物的处理处置,应急状态就是快速提升能力,当地没有的设备和物资,第一时间调配,需要的就是‘即来用’。”

接到驰援武汉的任务后,张胜田立即着手准备。他第一时间联系了在医疗垃圾处理领域与南京所合作多年的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和安徽广通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并决定组织能适应不同场景的专业化“集团军”驰援武汉:有车载移动式的高危医疗垃圾处理车,  有医疗垃圾的处理处置方舱,还有小巧灵活的医疗垃圾应急处理装备。所有装备能实现有电就工作,给油就燃烧的能力。

      老技术已经经受了考验,新技术标准更高。张胜田说,他有信心和同事一起,带着新老“战士”一同打赢疫情阻击战。

      比如集装箱式医疗垃圾焚烧方舱,占地150平方米,焚烧炉温度达到了850℃以上,处理技术参照《医疗废物焚烧炉技术要求》相关要求执行,处理能力可以达到5吨/天。

      而针对医疗方舱产生的高致病和高传染性垃圾,则由车载式高危医疗垃圾焚烧设备解决。车长仅17米的移动装置,处理能力可以达到5吨/天。排放执行《危险废物焚烧污染控制标准》(GB18484-2001)。

      有内业人士将17年前的非典疫情称之为医疗废物处理处置的 “分水岭”。除了规范化的流程和技术规范,医疗废物应急能力的不断提升和新技术的涌现,为此次疫情防控打下了牢固的地基。

      多难兴邦,因为在危机时刻,人们的智慧被激发,一项项科技创新会诞生。天津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博士马建立回顾说:“我们的移动式医疗应急焚烧炉拥有10项技术,是非典之后研发的。经过技术更新,可以再次发挥作用。”从接到任务到完成组装调试,他们仅用了6昼夜时间,到达现场4小时后设备就成功点火。

      熊熊燃烧的炉火预示着战疫胜利曙光——这些焚烧炉,预计每小时可以为孝感市处理100—300kg医疗废物。


                                2月8日由天津市生态环境科学研究院研制支援的移动式医废应急焚烧炉运抵孝感调试现场。

2月8日由天津市生态环境科学研究院研制支援的移动式医废应急焚烧炉在孝感一次试烧成功。

      除了焚烧技术,另一种技术来自于高温干热技术。辽宁省欧尔东(朝阳)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驰援湖北黄冈市的欧尔东Simplex500型高温干热灭菌设备,充分应用高温干热技术,每天的处理能力最大可以达到10吨(因医疗废物体积不同,处理量有所不同)。

   “为了将二次传染的风险降到最低,医疗垃圾必须进行就地就近、快速处理。”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表示,在武汉等疫情严重的地区,首要任务就是提升应急处置能力,可移动设施的配备是首选,越多越好。

      来自生态环境部的消息称,截至2月11日,生态环境部已经落实23台移动式处置设备,每天能实现共计56吨处置能力驰援武汉、孝感、黄冈等地。此外,还有10台共24吨/天处置能力的移动式处置设备即将发送武汉,国内厂家后续可再提供15台共42吨/天处置能力的设备。

      好消息接踵而来!在各方共同努力之下,湖北省、武汉市目前具备的医疗废物处置能力,已经较疫情之前翻了一番。

      除了10天建好一座医院,这是不是另一个中国速度呢?

                                                             避免二次传染是关键 备选处置单位是另一种选择

      截至1月23日,湖北省黄冈市报告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为12例。仅仅20天后的2月12日,这个数字就增长到了2662。黄冈成为全国除武汉市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地级市。

      疫情之前,全市唯一一家医疗废物处置单位隆中环保的处置能力是每天15吨。病例快速增加,医疗废弃物处理处置需求也节节攀升,黄冈市每天医疗废物产量的峰值达到了18吨左右,远超原有的处置能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种新思路应运而生,那就是选择备选单位。华新环境工程(武穴)有限公司即被黄冈确定为医疗废物处置的备选单位。

      从2月4日开始,华新公司的水泥窑开始接收医疗废物,每天最多可以处置5吨左右的医疗废物,加之另一家备选单位湖北宏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每天核定处置规模分别是5吨和3吨),极大提升了黄冈市医疗废物的处理处置能力,缓解了应急压力。

      这也为医疗废物的应急处置提供了另一条思路:征用生活垃圾和危险废物等焚烧炉可以作为应急处置的b计划。

      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黄冈的做法是医疗废物不进行破碎等处理,做好消毒工作后将整袋医疗垃圾从位于窑尾的POPS化学试剂瓶投喂口投加,直接到达水泥窑窑尾烟室,烟室温度1150度,然后进入回转窑内,物料温度达到1450度,气体温度达到1800度,而且工况连续稳定强碱性的还原气氛,可对废物进行安全、无害化处置。

      备选单位的选择要素,一是要规范流程和对设备进行消毒杀菌,二是要进行路线优化。

   “有些工业焚烧炉建在远离市区的地方,在运输过程中可能造成二次污染,所以选择要慎重。”刘阳生从安全角度说明了备选单位所处位置的重要性。

   “两家单位都在持续地处置危险废物,最好地域上能做到更好地覆盖各市县区。”黄冈市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局长周秋英说。

疫情严重地区全力以赴,疫情较轻地区未雨绸缪。

   “平均一个床位每天产生的医疗垃圾是0.5公斤左右,此次疫情的防护级别更高,产生的医疗废物会更多。”衡水市生态环境局固体科负责人刘奇说。

      尽管河北省衡水市疫情较轻,对医疗废弃物的处置,也没有掉以轻心。衡水市目前每日医疗废物的处置负荷率约为27%,但另外两家具有危废处置能力的单位已经按照衡水市疫情期间医疗废物应急处置预案做好了准备。

运输车辆进厂前消毒。

    “一旦现有设备不能满足处置需求,我们将立即启动备选设施,保障全市医疗废物得到有效及时处理。”刘奇说。

    “从技术角度来看,普通工业焚烧炉和医疗废物焚烧炉都是焚烧技术,但医疗废物焚烧过程中必须配备消毒系统,否则有二次传染的风险。”这也是刘阳生首选移动式处置装备的原因之一。

刘阳生所考虑的问题,在各地的应急预案中也得到了体现。

      如沈阳市近日组织编制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医疗废物污染环境应急处置预案(试行)》,就对临时处置设施的卫生防疫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针对医疗废物划定专门卸料接收区域、清洗消毒区域;增加必要防雨防淋、防泄漏措施;对医疗废物运输车辆规划专用行车路线,并配置专人管理;对接收现场设置警示、警戒限制措施;组织采用专门输送上料设备,做好医疗废物与其他焚烧物的进料配伍。防止医疗废物与其他焚烧物接触造成二次交叉污染。

      在此之前,生态环境部印发了《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废物环境管理工作的通知》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应急处置管理与技术指南(试行)》;并组织编制了《生活垃圾焚烧设施应急处置医疗废物工作相关问题及解答》,供各地参考。

    “当医疗废物急剧增加,超出处置能力,周边城市也不能及时接收、处置我市的医疗废物时,才需要紧急征用危险废物焚烧设施、生活垃圾焚烧设施、工业炉窑等非医疗废物专业处置设施开展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应急处置活动。”沈阳市生态环境局应急处处长范士纯表示,从目前情况看,尚不需要征用别的焚烧设备处置医疗废物。

  

沈阳市生态环境执法人员检查医疗废物转

 沈阳市生态环境执法人员跟踪监督医疗废物运输情况。

                                                            

                                                             实战经验值得总结 如何保障运输车辆需要“破冰”

     “在当地就近处置是最好的选择,在做好防护的前提下,征用的生活垃圾焚烧设备从能力上完全可以满足医疗垃圾的处理需求。”2003年非典疫情之后,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工程部主任孙宁曾长期对医疗废物的处理处置问题进行过深入研究。

除了“就近原则”,孙宁还提到了区域协同的模式。即同一区域内两个或多个处理处置单位,综合地理位置、技术路线等不同因素,平时即可制定好应急处置预案并签订协议,确定接收方案、费用结算方法和优化车辆路线等,保障医疗废物的处理处置在应急状态在能够有条不紊进行。

      这种模式在此前已有实践。2008年,原环境保护部环境保护对外合作中心和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在全球环境基金的支持下,联合开发实施了中国医疗废物环境可持续管理项目。

      项目根据医疗废物的产生、分类、处置等特点,选择了包括湖北省孝感市在内的6个示范城市和6个示范省开展综合环境管理与协同处置示范,在试点地区建立了省级环保和卫生部门医疗废物协同管理体系,制定了甘肃省相邻地区医疗废物集中协同处置应急预案,探索了河南省医疗废物协同处置模式。

     “之前探索的模式以及此次疫情总结的经验都值得总结。本次疫情后,如果能将示范项目的做法加以推广应用,各地级市在省级层面的统一指导下切实开展应急预案的编制和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我国医疗废物管理和处置体系才得以更上一个台阶,这也是生态环保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在医疗废物处置领域里的必然要求。”孙宁说。

      除了“就地消化”,不论是协同处置还是征用其他焚烧设备,医疗废物的运输都是关键一环。处置能力可以协同增加,但专用车辆的运力增加却相对困难。

     “要避免二次感染,所以我们要求医疗废物做到‘日产日清’。目前运输车辆有5台在运,其中1台专门接收此次疫情的定点医院。因为要避免交叉感染,同一类型的医疗废物,哪怕只产生一公斤,都需要一对一转运。”刘奇说,如果出现医疗废物数量激增情况,可以调整的空间主要就是优化路线。

     “因为医疗废物的运输车辆都是自成体系,需要全程封闭。避免交叉感染、增加运力的方法,最安全可靠的就是向专业厂家进行采购。”孙宁说。

      这一问题也得到了生态环境部的高度重视。截至2月11日,生态环境部指导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动员社会力量,已落实63辆医疗废物运输车购买计划,全部支援湖北省,重点支援武汉、孝感、黄冈等城市。目前已经交付运输车38辆,剩余25辆将于2月17日前交付使用。

      如果驰援和采购车辆仍无法满足处理处置需要怎么办?

      有业内人士指出,如出现特别紧急情况,可以通过临时改装的医疗废物转运车辆满足需求,并建议协调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豁免相应危险货物运输资质要求。

     “车辆首先要全密闭,具有防渗、耐腐蚀特性,并且配备杀菌消毒系统或便于杀菌消毒。”这位业内人士表示,改装车辆的技术规范和运营管理办法,还需要主管部门进一步明确。


分享到:
更多资讯: